10303664.jpg

說到最近日本偶像圈話題人物,非NMB48成員須藤凜凜花(須藤凜々花)莫屬,她在617日「第9AKB48人氣總選舉」宣布結婚,引起軒然大波,因為這樣的行為,等於把投給自己31779張選票的的粉絲當成白癡。事發之後,她於21日、在東京都內招開了體育新聞的聯合記者會,表明了要從團內卒業的決心,並說明了宣言內含的真正想法。一問一答如下

註:全文轉載自靠北秋肥

問:發表後到現在四天了,心境上如何?

須藤:親口說出來的時候,在各方面都驚動了不少人。發表前我就知道會這樣,發表後的反應,各方媒體的注目,還接收到直接聯絡。我是當時就算知道了會變成這樣,但是我還是想講。所以該怎麼面對這些曾跟很多人討論,但結果我想我還是必須自己作決定。

問:跟週刊報導一樣,已預定要結婚了嗎?

須藤:是,但在甚麼時候還沒有決定。

問:跟對方講好了?

須藤:是

問:接受了求婚了嗎?

須藤:在今年年初的時候,雖然沒辦法講得太詳細。但說好了畢業之後就結婚。

問:從甚麼時候開始交往,甚麼契機?

須藤:去年年底,透過母親的朋友認識的

問:雖然對象被報導是飯,但並不是飯嗎?

須藤:是的,他不是飯。

問:妳做出發言後,他的反應是?

須藤:他不改初衷。「一起邁向美好的生吧」這樣子跟我說了。

問:要在開票活動的舞台上發表這件事情有跟他說過嗎?

須藤:有。

問:為什麼要選在那種場合

須藤:我非常想要親口說出來。雖然很煩惱要不要在那個場合上說,但是很想親自跟粉絲名告知這件事情,所以選擇了那個地方。

問:作為選擇應該還有NMB劇場,但是為了讓更多人知道所以還是選了總選舉?

須藤:總選舉是非常特別的活動,是和飯們一起打造起來的活動。所以雖然我想我個人的私事會潑上一盆冷水,但無論如何我還是想講,所以決定在那個場合上講了。

問:因為週刊已經來才訪了,所以不在那個地方先說就會被週刊搶了先機了,是因為這樣才選擇在總選舉上宣言的嗎?

須藤:週刊當時還沒有去問事務所,是從男方那傳來消息說被採訪了,之後再由我跟長官們討論。並不是因為在總選舉上會特別引人注目才說的。

問:就時機點上覺得只有總選舉這個選擇嗎?

須藤:雖然我想就算不在總選舉說之後也能說,但是絕對不想就這樣隱瞞下去。直到目前的偶像活動,還有喜歡對方的心情都是認真的,所以如果隱瞞的下去,我重視的這兩個感情就會變得不誠實,所以選擇了在總選舉上發表。

問:比起被登上週刊,想結婚的心情更是強烈?

須藤:那也是一個原因,想從親口好好地告訴飯這件事情。

問:當時已經知道文春的報導會在總選舉時刊出來嗎?

須藤:是知道已經在網路上引起注意了。從男方那裏也傳來消息,所以知道應該是自己然後就跟長官們討論了。

問:對象被報導是是25歲左右的醫療相關從業者,沒有錯嗎?

須藤:因為不是演藝圈的人,所以恕我保留

問:今後有甚麼打算?

須藤:想要在現在就畢業,朝這個方向在思考。也接受到不要畢業的提案,但是還是想要畢業,可以的話。

問:決定要在選舉演講上講結婚的時候,已經有想著要畢業了嗎?

須藤:講結婚的時候,畢業,還有今後的事情都還處在討論的階段。可是,因為是約好了畢業之後才接婚,所以是朝著畢業的方向去討論的。接受到各種不同的提案,也想了很多。

問:在你們兩個人之間因為說好了畢業後就結婚,所以想要畢業

須藤:(不發一語的點頭)

問:畢業後的藝能活動呢?

須藤:我自己還有想做的事情,而且我是抱著夢想近來藝能界的,所以也非常不想放棄夢向。因為粉絲們也一起跟我追逐著夢想到現在,所以絕對不想放棄,但是未來並不侷限於藝能活動,雖然還沒有決定,但對於夢想我不想放棄。

問:要成為哲學家?

須藤:是。

問:是在一個甚麼樣的領域的活動呢。學者?還是藝能人?

須藤:因為有很多方式,現在沒辦法具體的說。之後不知道會變成甚麼樣子,所以沒辦法說得太白。

問:有計畫要上大學嗎?

須藤:是,就我個人來說

問:不排除繼續藝能人的活動?

須藤:是的。為了要更接近夢想的實現,我想這也是一個選擇。

問:是留在藝能界才能實現的夢想?

須藤:因為曾透過到目前為止的團體活動而得到了出哲學書的機會。

問:您是因為喜歡AKB才進入了48G但對於「被求婚而畢業」這件事情不感到後悔嗎?

須藤:我曾喜歡過這個團體,但不是指偶像的活動,而是指NMB活動。想要跟大家一起把NMB給炒熱,現在也是很重要的時期,所以我也非常的,非常的…(含淚)。非常的糾結,之所以到現在還沒辦法放下是因為,「喜歡上了人,畢業不就好了嗎」雖然被這樣講也沒錯,但說真的實在不想丟下在NMB的活動。對於偶像人生我雖然沒有留下遺憾,但是對於NMB的感情,還有和粉絲們間的羈絆,還無法放下。

問:您出身東京,家人也在東京。是否因為您在大阪的活動會讓母親擔心,而把這一點也考慮了進去?

須藤:是指母親的影響嗎? 不,這都是我自己想的。

問:有和甚麼成員討論過嗎?

須藤:沒有直接的談過。

問:在發表之後有跟誰談過呢?

須藤:當天在住宿的地方跟NMB全體的成員說過了。隔天拍攝的時候也跟能說話的前輩打了打了招呼。跟前輩道歉了。對成員則是把自己想的事情全部說出來了。至今的全部。

問:反應如何呢?

須藤:因為事先沒有對任何人講,所以在演講中,成員以為是梗還順勢做了效果,這次的總選舉因為沒有觀眾,所以NMB成員們都想著要炒熱氣氛,沒有想太多就幫我做了效果。但是當我看到因為這樣而被指責時,真的覺得很抱歉。但是成員並沒有責備我,還把我說的全部聽了進去。

問:有和山本彩談過了嗎

須藤:談過了。因為我想既然是我自己決定的,只好繼續這條戶走下去,所以,之後也要好好地貫徹自己的信念,我自己是這樣想的。雖說了「想要負責」,「都想清楚了呢」卻被這樣回了呢。

問:總括來說,是大家都在背後推你一把的感覺嗎?

須藤:因為是在不知道該怎麼做的狀態下,我想成員們有各有各的心情。不知道該怎麼樣面對我。隊長在當時也非常的擔心這點。所以我希望還能有一次跟大家說話的機會。

問:受到打擊的粉絲一定不少,對粉絲們有甚麼話要說?

須藤:因為粉絲們即使我在偶像活動中做了非常不偶像的事情,都仍然非常支持著我,所以真的很喜歡他們,雖然我傷了這些人。但是,到今天為止一直面對著各位的我,跟粉絲們一起度過的日子,這之中都沒有謊言。雖然即便今後理所當然地會被傷害,被強烈的傷害,被批判,被討厭,我也不會忘記各位到目前為止的支持,進而去實現我的夢想。我會繼續面對著大家。

問:雖然不清楚是甚麼時候被求婚的,但是如果被求婚了就不出馬總選舉,沒有這樣子判斷過嗎?

須藤:因為不管哪一邊都想要認真的活動下去,所以沒有辭退總選舉的選項。強烈的想要炒熱團體而參加了總選舉。

問:在那個時候還沒有被求婚嗎?

須藤:彼此已經有這樣子的心情了。

問:求婚是從男生那邊嗎?

須藤:是。

問:有戒指嗎?

須藤:還沒拿到。

問:被求婚後沒想要就直接結婚了嗎?

須藤:在那之前。就有想過有喜歡的人出現時就要畢業。但是,想要繼續在這團體活動下去。沒有辦法就這樣放下,想要繼續培育這個團體。非常喜歡這個團體,所以一直沒有辦法割捨掉。可是,兩邊都是認真的。

問:您說過這第一次喜歡上人。是被甚麼地方所吸引了

須藤:不知道。第一次見面時就覺得喜歡。可是不了解那喜歡是怎麼回事。現在覺得原來這就是真正的喜歡。

問:這是無法哲學的事情呢。哲學沒有辦法解說感情。

須藤:用哲學解說嗎?但是我並不是因為哲學看起很帥才喜歡哲學的。喜歡就單純只是因為喜歡上了。反過來說,用哲學去讀談情說愛的書我也無法理解。

問:並沒有懷孕?

須藤:是。沒有懷孕。

問:心中有戀愛禁止這回事嗎?

須藤:對於戀愛禁止雖然是我個人的意見,我認為是交由每個人自己去判斷。

問:您知道對於偶像的戀愛觀,在社會上是毀譽參半的嗎?

須藤:是要問我的意見嗎?我...,我...,我曾喜歡過偶像,在還不知道喜歡人的感情是怎麼一回事時,曾為了團體的事情盡了全力,也曾覺得沒有閒暇可以談戀愛。但是喜歡上了人之後,我才發現能藉著戀愛禁止的規則去忍耐的戀愛,不算是戀愛。

問:在書裡也談到類似的事情的呢,覺得自己的哲學並沒有錯嗎?

須藤:但是這次是因為有很多因素,才這樣子造成紛擾。我有我的立場,也有人支持著我,談了戀愛卻沒放下活動真的是不得已的。

問:從畢業生中也很普通的做出了批評,有受到打擊嗎?

須藤:因為我也真的一直很喜歡這個團體,自己擅自的在總選舉這個前輩們一路走來打造起來的地方潑上一盆冷水,實在是非常的抱歉。

問:沒想像到會有這種程度的反應嗎?

須藤:可是,不管會受到怎樣的批評,我都有所覺悟了。並不是沒想到這些會有這些批評,我是有所覺悟才會說出這些的。

問:不關周遭會怎麼說妳都不會改變你的想法的意思嗎?

須藤:是的。對於我一直以來的活動,我想我有必要負責親口說出來。

問:總選舉期間會覺得痛苦嗎?。一直想說出來?

須藤:是。

問:最後是甚麼時候決定要說的?

須藤:要說出來的話就要親口說。在那個狀況下沒有不說的選擇,決定要在總選舉上說是跟一些人一直談到最後才決定的。把想要說的這心情傳達出去後,得到這些人的確認後才說的。雖然只有一部分的人。

問:有跟男方的父母打過招呼了嗎

須藤:不,對方和我的父母雖然都知道我們是以結婚前提交往的,但是並不知道會在那個場合上宣布。

問:在交往中有和家族圈的人來往了

須藤:是的。有和家族圈的人來往了。

問:有打過正式的招呼了嗎

須藤:不是正式的,是透過男方傳達的。

問:已經有婚約了嗎?

須藤:談好了。

問:要打造一個甚麼樣的家庭?

須藤:想要是一個很幸福的家庭。

問:對於結婚有著甚麼樣的印象?

須藤:我也想知道。如果是初次結婚,我就覺得就是這個人。想一直在一起,所以才想要結婚的。

問:對方是喜歡偶像的須藤凜凜花而不希望妳畢業的嗎?還是他是希望妳畢業的呢?

須藤:他是尊重我的選擇的。

問:是遠距離戀愛嗎?

須藤:是的、沒錯。

問:男朋友曾來看表演嗎?

須藤:不曾。

問:雖然說是母親的朋友,但對方知道妳是藝能人嗎?

須藤:不知道一開始認識的時候,對方知不知道

問:遠距離戀愛中碰面的頻率是?

須藤:碰面真的很分散,畢竟在大阪的活動多,所以不太能見到面。可是有在連絡,雖然不是每天。

問:在東京工作時就會見面?

須藤:有顧慮到不太能在外面碰頭

問:跟母親的朋友關係是?

須藤:不太清楚。一開始認識的場合,大概是在母親的慶生會上碰到的。

問:在碰見那個人之前,曾認為自己會在NMB中的活動中戀愛嗎?

須藤:即使我不是偶像,我之前也不覺得我能夠結婚或是談戀愛。

問:第一個男朋友嗎?

須藤:是。

問:對自己悸動不已的時期有所動搖嗎?

須藤:動搖了,現在也動搖著。

問:最初的見面是?

須藤:在交往之前。從之前就知道是母親認識的人,所以也記的不是很清楚。

問:慶生會是在甚麼時候?

須藤:剛剛或許講得比較隨便,但是我在幾年前就知道他了。

問:您是指慶生會是在幾年前的慶生會嗎?

須藤:那個、幾年前…。是前年的11月。

問:在這一年多中都一直喜歡著對方嗎?

須藤:很尊敬這個人。

問:交往是對方提出的嗎

須藤:是。

問:不是被外表而是被想法而吸引了嗎?

須藤:一開始喜歡上的是他的姿態,覺得這姿態真好呢。雖然不太能說明清楚,該說是沒有邪念嗎。不知道,是眼睛的顏色吧。

問:甚麼時候畢業呢?

須藤:完全還沒有決定。

問:想要在今年內完婚嗎?

須藤:並不是說想要早點結婚,而是想要一直在一起。結婚倒是甚麼時候都可以,會在討論後決定。

問:雖然還沒有決定,但剩下的日子中想要怎麼樣活動下去呢?

須藤:真的心裡覺得很抱歉,所以想要表達自己感謝的心情。因為兩邊我都拚上了全力,所以想要全力活動下去。

問:有沒有甚麼很想要做的事情?

須藤:好好地跟全體成員談談。

問:這周末的握手會沒問題嗎。或許會被說上不少?

須藤:是,那是當然的,會好好的跟大家聊的。

問:本來目標是上大學,為什麼會來從事偶像活動?

須藤:偶像活動真的讓我做為一個人成長了。讓我變得如此的熱情,還有可以跟我一起分享這份熱情的夥伴,粉絲,還有工作人員。絕對沒有比這群夥伴要來的更棒的了。對於自己來說是十分重視的東西,今後也會是如此。

問:對於珍惜重視自己的心情的這件事情並不後悔?

須藤:是。至今並不是沒有發生過後悔的事情,後悔跟反省都有過。可是,這是個珍惜自己心情的選擇,所以我接受了。也會承擔起之後所有的反應。能夠親口說出來真是太好了

 

 

創作者介紹

南港7條蛇

南港7條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66國語言翻譯公司
  • 想這孩以你裡把來人起下和她文理,孩天,我這的

    65國○語〇言翻□譯﹎公§司

    射手◎座◎翻譯公﹋司

    提☉供塔羅﹎克語翻◇譯○等服♂務

    電﹉話☉: 02-2369-♀0931

    LINE-﹉ID: 0989298406

    翻譯◎|www.5sisters.tw/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